Fuenneru

不是每一个作者都是特仑苏
【沉迷学习,无法自拔】

[家教]黑色星期一 《第一幕 逢魔时刻》------Chapter 1 那个星期天,悲怆

明丽的春日午后,少年依旧纤尘不染。


我知道这是梦,可依旧贪婪地不愿醒来。


你的眉眼渐渐模糊在刺骨的寒风中。


“我不知道对你的那份感情从何而来……”双黑少女说,“不过,沿着这条线说不定可以找到什么。”


现在我要做的,就是不断寻找。


可是——


麻麻你没有告诉我遇到奇怪的东西该怎么逃啊QAQ


ATTENTION:

微恐怖解密风√

脑洞不大√

以上OK?

↓ 



《第一幕 逢魔时刻》------Chapter 1 那个星期天,悲怆

[为什么?我分明感受到了,那犹如深渊一般的悲怆呢?]


###


和式建筑已经破败不堪,在风中摇摇欲坠。太阳如车轮般滚入地平线,红黑交织的世界里,和屋莫名染上了不安的色彩。

竹寿司……

明明刚刚和纲吉一起来这里吃过寿司,却有种莫名的「恍若隔世」的感觉。

我打开事先准备好的手电筒,呦西,接下来只要潜入就好了!

先试一试正门。

我觉得脚下踩到了一坨沙烁般的东西,低头一看,原来是盐。

……这种地方放什么盐啊而且还是一坨,果然霓虹人嗜盐如命吗?

我实在不想走正门,使我的脚上沾了满脚的盐,于是绕着竹寿司寻找其它入口。

虽然找到了但这个还是有点……

我无语地看着疑似于“狗洞”的“入口”。

(咬牙切齿)事到如今好像也别无他法了。可恶我这不还是为了你嘛!祈祷不要被我找到!不然我绝对先oo再xx……

呃,「你」是谁?

没记错好像叫××纲……

眼前似乎晃过少年棕色头发的虚影。

对了,纲吉!

懊恼地发现除了「纲吉」,「棕发」,我再也想不起来其它的信息了。

探索完后翻翻日记本吧。(摊手)

看看手表,五点,时间尚早,争取六点回家。

我深呼吸一口气,眼睛一闭,钻了进去……


### 


“咳咳……”厚厚的灰让我不由自主地咳嗽起来。

我拿着手电筒乱照一通,仔细看这家竹寿司还挺大的嘛。

向前走几步,竟然听到木质地板“咯吱”作响的声音。

……真怀疑会不会突然间摔下去什么的。

小心翼翼绕开了地板上分布不均匀的大洞,看到了几个几个集装箱,里面隐隐散发着腥臭味。

真巧我家鱼放置时间久了也是这个味。也就是说,这里应该是储藏室。走路的时候脚底又黏又滑的感觉让我有点不适,看一眼脚下,透明的夹杂着红色的不明液体在肆意蔓延。

“……”好想吐。

我于是加快脚步。储藏室并不大,我绕来绕去找到了房门。

我来到走廊,有橘红色的夕阳隐隐照进来,稍微有点安心了呢。走了一段较长的路,来到了竹寿司的店面。在我记忆中,山本武总是和他的父亲一起在这里做出美味的寿司。竹寿司分布较为简单,一楼有营业的店面,储藏室,再深入一些就是练功房,连接着一片小树林。二楼是山本父子的卧室,洗浴室,杂物间之类的。

不过自从走出了储藏室,室内亮堂了许多。夕阳斜斜地照射.下来,黑色和橙色交织形成的剪影令人心中莫名的躁动起来。

先到哪里找线索呢?

突然,听到了刀切着什么的声音。

我循声而去,看见砧板上,一把专用来切海鱼的刀有节奏地切着空气……

呵呵……

QAQ麻麻我撞邪了!

我揉揉眼睛,看向砧板,空空如也。

刀依旧不紧不慢地切着空气,那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久久回荡。

我鼓足勇气,走了过去。着看上去犹如吧台一般的地方,山本父子就是在这制作寿司。我穿过不知道煮着什么的锅,摆放整齐的餐具,摆有《美味的寿司!超高校级的delicious!》的小餐桌,正当我快接近工作台是,一道看不见的屏障挡住了我。

砧板上的刀还在有节奏地切着什么。

我试探性地开口:“那个,请问有人吗?”

中年大叔的声音传来:“啊啊~是小宫啊,我现在很忙呢,哎呀哎呀,不快点做好寿司可不行呢。”

这声音……分明是山本武的父亲!我不会听错!

我喉咙有些干涩,“大叔,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吗?”我现在,是疯了吧。嗯,确实是这样也说不定。可是……

他是「大叔」啊,那个一直对我照顾有加的「大叔」啊!

一直切着什么的刀停下来了。

“是啊。”

“我很忙呢。”

“一个人,真是忙不过来啊……”

「大叔」说着,我感到一股视线在盯着我。

“所以,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地方吗?请务必让我帮忙!”我保证自己说这句话时,用的是最诚恳的语气。

“有你就足够了。”

“诶?大叔,您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嗯,小宫,帮把手吧!站在那里不要动,我马上就过来。”

啊嘞?好奇怪哦,这种感觉。

像是一条海鱼,被人放在砧板上,那人用黏腻的目光打量着你的全身,寻找最佳下刀的地方,然后一刀,流利地把你切开……那样。

一把刀在虚空中“漂”着,离我越来越近——

本能的力量驱使我迅速跑开。

那把刀,直直的插.进木质地板中。

——那里,是我原来站着的地方。

“为什么……”,「大叔」低声道,“不是要帮我么?小宫……你反悔了吗?”

不是的!

“和那个时候一模一样呢。”「大叔」似乎正在把刀拔.出来,刀片和地板摩擦,发出折磨耳朵的声音,“不断祈祷着,祈祷着,祈祷着……‘谁也好,救救我们吧’……但是所谓的「奇迹」根本没有发生。”

“说的就是你啊。”

 “总是可笑地说着‘成为正义的同伴,拯救大家’,可大家处于危机中时你又在哪里?”

 “现在你要「救」我。可是你还是逃了。”

“不,不是的……”我想辩解,却看见有一抹人影正慢慢从空气里浮现出来——

 “ふふ……好啊,你逃吧。不断逃跑着,像老鼠一样惊恐地四处乱窜。然后被我抓住,一点点地折磨死好了!”

随着刀被拔.出来,我终于看到了大叔的样子。微弱的,夕阳洒下的橘色余辉下,男人一身雪白的工作服已经布满红褐色的,已经干涸了的凝固成块的「东西」,他的胸口被什么利器划开,露出了森森白骨,几根肋骨从破开的胸膛里伸出,隐约看见破烂的心脏。男人周身缠绕着黑气,眼睛发红光,一副从地狱来的索命恶鬼的模样。

我害怕得不得了,全身的力气被抽干,残存的力气只能用在颤抖上。

男人站在光影交错的地方,背后是染红的天空,一切都在这魔魅的光影下化作黑色的剪影,飘动着的浮云此刻摁下暂停键。男人的目光锁定住我,然后缓缓的,露出了狰狞的笑意。

恍惚间,我的身体像是要逃跑,刚向后退了一步,却不争气地跌坐在原地。

眼前的景物模糊又清晰,清晰又模糊。

好可怕!

“跑不动了啊……”「大叔」说着,似是断定我逃跑不能,用不紧不慢的步调走了过来。

我呆坐着,脑海里一片空白。

大叔唇角弧度愈发变态地上扬,红色的眼睛里满是怨恨。

可为什么?

空洞的瞳孔映照着怨气缠身的男人在夕阳下举起刀的姿态……

我分明感受到了,那犹如深渊一般的悲怆呢?



写完这一章我整个人都不好了orz
山本papa请相信我对你是真爱嗷嗷嗷!

【关于竹寿司门前的盐】
在日本神话中,盐有驱鬼的功能(大概是这样具体我也不大清楚啊哈哈)
盐撒在这里,说明大门后面有厉鬼
所以如果卫宫学姐从正门进直接是必死结局(dead end)了(笑)

【关于卫宫学姐的“成为正义的同伴”】
最近看fate系列的东西看多了嘛(望天)
主角人设估计也有点撞(点烟),但细微之处是有不同的,看官们请自己发现,这也是作者和读者间乐趣所在嘛(笑)

【关于日记】
卫宫学姐有记日记的习惯

评论(2)
热度(1)

© Fuenneru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