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uenneru

不是每一个作者都是特仑苏
【沉迷学习,无法自拔】

【刀剑乱舞】我的坏心主人 《蜂蜜牛奶》

前文见 Part 1


【烛台切光忠专场】


Part 2

  [进入里剧情

视角:烛台切光忠]

 

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入室内,已经养成的生物钟便催促他睁开眼睛。

 

“……啊。”应该是要去打理头发的——按往常来说。

 

但今天,有点不一样。

 

烛台切光忠大口喘息,像是被海浪冲击在沙滩上搁浅的鱼。付丧神原本带有锐利之感的金眸被熔化为蜂蜜,此刻正泛着点点泪光,看起来脆弱又无助。

 

犹豫了一会儿,他把手伸向胯下——果然已湿成一片。

 

若是有人闯进来,看见这样淫靡的一幕,指不定会又多吃惊。

 

那可是烛台切光忠。 

 

总是说:“外观应该无时不刻保持好。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有谁在看。”的烛台切光忠。

 

一向注重形象的,烛台切光忠。

 

竟然是这副模样吗?

 

“……”

 

闭上眼,用力地深呼吸,然后重重吐气,好像这样就可以把胸腔内的灼热之气全部吐出似的。他把头埋进柔软的枕头,丝滑绵软的触感和梦中娇羞带怯的少女胸前的粉团相重合,叫他一时分不清梦境和现实。

 

“主上……”藏蓝色的发丝凌乱不已,刘海被汗水打湿,胡乱地贴在额际,现在躺在被褥上的这个家伙,不是什么横扫敌军的刀剑付丧神,只是一个内心备受煎熬的,普通的单箭头男人。

 

这种事不是第一次做。

 

最开始,烛台切光忠给了自己一巴掌。

他唾弃着对主人抱有不洁之心的自己,并主动远征了一个月——他需要冷静。

 

当发现和审神者短暂而又分外漫长的离别不仅没能让他冷静,反而让思恋的火焰更加高涨时,这位素来保持帅气的刀剑付丧神苦笑着揉乱了自己的发。

 

“真不帅气啊……我。”算是承认栽倒在少女的手里了。

 

有了第一次,第二次、第三次……第n+1次就显得得心应手多了。

 

烛台切光忠打算将这份心情永远掩藏。不过偶尔也需要发泄一下——积累太久是会憋坏的。

 

……然后第二天便不敢直视审神者。

 

感觉时间不早了,烛台切加快手上的动作。

 

“嗯哼~”

 

低喘一声后,他很干脆地交代了约一个月的存货。

 

刹那间,脑内炸开五彩缤纷的线火花群,攀升到顶尖的快感潮水般淹没了他。

 

烛台切光忠失神地盯着天花板上的木纹,脑内满满的,全是少女为他而失控的幻想。

 

入手满是黏腻,烛台切光忠洗了个手,熟练地处理室内遗留的可疑痕迹,又打开窗,好让浓厚的雄性气味散出去。看一眼怀表——审神者送的,说是B格瞬间提升的小道具,虽然不是很懂,但是它确实帅气又实用就是了。

 

7:05A.M.

 

还早着呢,有足够的时间让他为少女准备玉米浓汤……北海道吐司如何?她之前提过一嘴。鲜牛奶好像不够了,空闲时去采购一些,不然小姑娘又要噘嘴抱怨no milk no height了。

 

他本想告诉审神者,女性在她这个年龄身体几乎不会发育了。况且,他其实很喜欢审神者小小的,精致如同玩偶娃娃的形态。

 

(据说最萌情侣身高差是30厘米。)

 

这么说来,好像确实……

 

烛台切光忠表面温和平静,但少女无论如何却无法知道,眼前对她温声细语的付丧神,在脑内是如何想象审神者被抓住细白的脚踝,掰开细嫩的双腿,把娇小的女体抱紧,仿佛要将其揉入血骨一般,狠狠地侵犯。

 

但因为是审神者的要求,他都会尽力去满足。

 

原因不仅仅是单纯的主从关系的束缚。大概是,想多看几遍少女被满足愿望后欢快可爱的神情,这样的不能摆在明面的隐秘心理在作祟。

 

“那么,不帅气地准备好早餐可不行呢。”烛台切光忠有些好笑地围上粉粉的围裙——审神者购买的,打开炉灶,煮上味增汤,然后转向砧板。他手指灵活地在食材与刀具间穿梭,战场杀敌的技巧运用在这里似乎也没什么不妥。手起刀落,在一片霍霍刀光中,食材在半空中就被切成大小合适的块,然后整齐地落入平底锅中。骨节分明的手打碎一颗鸡蛋,扔掉蛋壳后又用锅铲轻轻地翻炒。

 

“兹~”

 

调料、食材以及厨具相互接触,在高温下发出了化学反应发生时的声音。

 

“……”

 

之后大概过了20分钟。

 

感觉差不多到时候了,烛台切光忠面色如常地拿出了团扇。

 

寻找角度,拿捏力度,OK——

 

开扇!

 

诱人的味道在风中飘散。

 

(“网”已经准备好了,接下来……)

 

就等“猎物”自己上钩了。

 

之后,烛台切光忠第一次知道,有一个词叫“措手不及”。他没有想到,耐心等待的猎物竟比料想中还要块地入网,还是以那样一副姿态。

 

粉面含春,娇柔无力。

 

……那是任何正常男人见了后都想占有的模样。

 

(犯规啊,坏心的主上。)

 

(既然如此,我应该礼尚往来吧。)

 

这么想着,他也这么做了。

 

借关怀之名,行以下犯上之实。

 

少女的身躯与他的紧密贴合,没有一次空隙,仿佛他们就是天生为彼此设计的齿轮。

 

他先是一愣,然后名为“审神者”的毒腺分泌出让他觉得陌生而又昂扬的毒液,它和着血液,借由分布在全身内里的血管迅速扩散。

 

——比任何一种病毒都要来势汹汹,比任何一种绝症都要深入骨髓。

 

啊~啊~,这是他的主君,从第一眼看见就决定追随侍奉的主君,他甘愿为之挥舞刀剑直到身体腐朽的主君。

 

同时也是,他思之如狂的……女性。


【TBC】

评论
热度(11)

© Fuenneru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