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uenneru

不是每一个作者都是特仑苏
【沉迷学习,无法自拔】

[家教]黑色星期一 《第一幕 逢魔时刻》Chapter 2 那个星期天,生日

上文接 Chapter 1 那个星期天,悲怆


明丽的春日午后,少年依旧纤尘不染。


我知道这是梦,可依旧贪婪地不愿醒来。


你的眉眼渐渐模糊在刺骨的寒风中。


“我不知道对你的那份感情从何而来……”双黑少女说,“不过,沿着这条线说不定可以找到什么。”


现在我要做的,就是不断寻找。


可是——


麻麻你没有告诉我遇到奇怪的东西该怎么逃啊QAQ


ATTENTION:

微恐怖解密风√

脑洞不大√

以上OK?

↓ 



《第一幕 逢魔时刻》Chapter 2 那个星期天,生日

[回忆杀,回忆杀,回忆杀]


###


刀刃在夕阳下反射出森冷的寒芒,我的思绪却放空,放远。

 

(反正我也逃不了,那么在最后的最后,想一点开心的回忆好了。)

 

想回去,想回到那个大家都在的过去。

 

 

磕嗒。

高耸的木质立钟倒走。

 

 

“哈……哈……”我看着蓝天白云下写着“竹寿司”的招牌,停下脚步,双手扶膝,喘气。

 

总算是赶上了……大概。

 

我还在进行部活,突然手机一响,我看了看,原来是纲吉给我发的短信,“卫宫学姐,十分钟后在山本武家竹寿司的聚会,你会来吗?”

 

那是必须的,我想着,回了一句“一会就过来”,然后留了一张便条说明原因,迅速换了衣服,背好箭,马不停蹄地赶向竹寿司。

 

可是……卧槽这路也忒长了吧!(暴走脸)

 

我推开门,“啪——!”“彭——!”

五颜六色的彩带突然在我面前炸开一朵朵绚丽的烟花,直到大家异口同声说着“生日快乐!”我还愣在原地。

 

三浦春拉住我的手,“学姐,还在发什么呆啊~快点参加你的生日party啦~”

元气少女酒红色的马尾辫在眼前一晃一晃的,我有些恍惚,“生日……party”

 

“学姐难道连自己的生日都忘了么?”纲吉在一旁无力吐槽。

 

“诶~这可真是严重的失忆症呢……”屉川京子蹙起了好看的眉,担忧道。

 

“啊!极限的严重!”屉川了平挥了挥拳头。

 

所以说天然呆什么的我真的对他们毫无应对能力啊TAT。

 

“kufufufu…沢田纲吉,把我叫过来,就是为了这种事吗?”虽然只是坐在普通的靠背椅上,异色瞳的少年总能坐出慵懒贵族的感觉。

 

“啊!绝对不是的!我没有叫过你啊!…对了,肯定是Reborn啦!”

 

“…群聚,咬杀!”靠在墙上假寐的“凶兽”露出了獠牙。

 

“(惊)所以说为什么云雀前辈也会在啊,是六道骸你在用幻术恶作剧吧……”

 

“kufufu……彭格列,你似乎误会了什么。”

 

“确实两个人同时出现…等等!打、打起来了!今天是卫宫学姐的生日啊骸和云雀前辈快住手你们这样做生日party会被毁了的啊!”

 

“哦呀彭格列/哇哦草食动物竟然敢命令我?”

 

“QAQ我还不想死……”

 

棕发少年说着,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吞下了蓝色的「药丸」,一簇金红色的火焰从头顶冒出,然后迅速成为一团明亮的火光——

 

“既然如此,那就没办法了……零地点突破·初代…”

 

呵呵,今天天气真是不错啊。(望天)

 

“Ciao,卫宫。”就在大家混乱成一锅粥(…)时,Reborn打了个招呼。

 

“您好。”对于这位能把纲吉这种废柴调♀教得非常出色的大魔王,我是非常钦佩的。(严肃脸)

 

“一直以来,你承蒙了蠢纲很多照顾呢。”

 

“哈……哈哈……”我只好干笑。心里却想着:不会吧,明明看起来应该是我一直再照顾纲吉吧?

 

当然,如果是午饭的便当的话……

 

……

 

啊哈哈还真是一直承蒙奈奈妈妈的照顾了呢!(笑)

 

突然,灯灭了。

 

有温暖的烛光亮起,不知是谁的眼睛在烛光中泛着晶亮的光芒,连带着看上去十分美味的华丽三层蛋糕也黯然失色。

 

“祝你生日快乐~”

 

不知是谁先开始的第一声,而后我感觉被一股力道缓缓推着我走向蛋糕。

 

大家接二连三地围在我身边,唱着生日歌。这时,一只手虽然有些犹豫,但还是握住了我的手。

 

——黑暗中做什么似乎也不显得过分。

 

我看过去,不出意外地看见某人棕发下红透的耳根。既然这样的话,那么我也……

 

十指相扣,肌肤紧密贴近,虽然掌心被汗水濡湿,胸腔中疯狂跳动着的心脏无时不刻在告诉我:我对纲吉,好像不是单纯的学姐对学弟的关爱……而是比这还要炙热,还要强烈,几乎可以把人灼伤的情感。

 

……是什么呢?我不清楚这种从来都不曾有过的感情。

 

但是以后,我一定,一定会明白的。

 

“祝你生日快乐~”随着生日歌最后一句收尾,灯重新亮了起来。

 

适应了黑暗的眼睛,因为突如其来的光明分泌生理眼泪。眼前的蛋糕毫无疑问是我见过的最豪华的,第一层是大片的芒果,樱桃,蓝白相间的裱花,泛着甜蜜气息的奶油让人食指大动。第二层则是以黑巧克力为底,撒上白巧克力粉,犹如夜空中的繁星。第三层……

 

呃……

 

额……这个……

 

(掀桌)导演这是什么鬼我都无法强行解说了好伐!

 

被浓浓的黑色气息包裹着的小蛋糕什么的……隐约看到自己的名字被歪歪扭扭的用番茄酱写在蛋糕上……(可怕)

 

我:“……谁来解释一下,这画风清奇的蛋糕……”

 

热热闹闹的气氛瞬间僵硬住了。某些人眼神飘忽不定,心虚的移开视线。

 

我:“呵呵。”

 

京子和小春还有库洛姆:“第一层和第二层是我们女生做的……不好吗?”她们说着,脸上楚楚可怜的表情竟然同步了!

 

我瞟一眼笑容和善的碧洋琪,连忙摆摆手:“不不不!绝没有这个意思!”天煞啦美少女西子捧心对我造成的伤害点数是爆表的!以及碧洋琪你的表情好恐怖!

 

我艰难地咽下口水,道:“那个,第一层和第二层很完美……第三层……?”

 

“啊啊~原来是这个啊~”京子女神掩唇轻笑,她眉眼弯弯,“是阿纲还有狱寺君,山本君,云雀君,六道君一起做的呢~”

 

我:╭(°A°`)╮

 

纲吉、狱寺、山本还好理解,但是云雀恭弥和六道骸是怎么一回事啊?!记忆中和他们没有太多交集。只是一想到那个云雀还有六道会老老实实围上围裙,戴上手套,厨师帽在料理室对着材料束手无措的样子,就觉得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 

但话说回来……这就是他们一起做出来的成果?

 

……一坨【哔——】一样的不明物?

 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 

感觉到一股寒意,我捂住了自己的嘴。

糟糕!我我我竟然把心里话说出来了!

 

在我和纲吉惊恐的眼神中,云雀恭弥的嘴角勾起了可以说是凶残的弧度,以及六道骸爆发出那扭曲而愉(变)悦(态)的笑声。

 

“草食动物……”

“kufufufu……”

 

“窝、窝错了求原谅QAQ!”

 

“嘛嘛~虽然很难过但卫宫前辈说的也是实话嘛。”

 

山本武你这个天然黑快闭嘴啦!没看见云雀和六道的脸更阴沉了吗?

 

“总、总之卫宫学姐我会保护你的!”纲吉一脸泪的站在我的身前。说实话,一瞬间有种“啊~学弟成长了呢~”的感觉。

 

“啊哈哈,打女人可不行呢。”

 

“你们如果敢伤害十代目……系统CAI……”

 

“打女人?极限的不允许!”

 

于是两方人马蠢蠢欲动,眼中满是昂扬的战意。若配上点激昂的背景音乐完全就是“勇士VS魔王”真人版嘛!

 

(纲:不,我真的不想和云雀还有六道打起来啊啊啊!)

 

不知道是谁先动手的,回过神来,大厅里是紫色青色橙色蓝色红色火焰共色,浮萍拐炸弹武.士.刀莲花齐飞,你一拳我一拐,你砍一刀我回一杖,中间还有冲天的火焰柱和卷起的瀑布,真是分外和谐……个鬼啦!

 

QAQ麻麻这帮人打起架来简直不是人!

 

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彭格列内部大械斗时的盛况,我还是狠狠地被震到了。反观京子女神和小春女神,毫无压力地在火海中享受美味的蛋糕。

 

“卫宫学姐,巧克力很美味哦~”

 

“哈伊,小春强烈推荐奶油配上芒果!”

 

“……”她们很强大,各种意义上。

 

 

磕嗒。

时钟回到了原来的位置。

 

 

干净整洁,灯火明亮,处处挂满可爱的彩带,蝴蝶结,小气球的生日party,犹如幻影一般消失。

 

被蜘蛛网和灰尘所笼罩的,残破不堪的诡异木屋,终于露出了狰狞的面容。

 

被黑气缠绕的男人举起武.士.刀,然后挥下——

 

刀刃狠狠劈开空气,宛若凝聚成实体的杀意扑面而来。

 

啊,是啊。

 

这里,已经……

 

不是我记忆中的「竹寿司」了。

 

一开始就该明白的才对。

 

闭上眼,等待死神的镰刀。

 

是这样没错。可是……眼泪就是控制不住啊……

 

“Bing——!”

 

清越的刀剑相撞的声音响起。

 

诶?

 

睁开眼,盛入眼帘的是有些刺眼的夕阳,那样温暖。泪眼朦胧间,两把铁器碰撞,互相僵持不下,发出可怕的刀剑间的摩擦声。好像是一个少年,一身熟悉的并盛校服,手中的长剑有力地格挡住了山本大叔的菜刀。

 

被按下暂停键的云朵终于动了起来。

 

站在光影交界处的少年看不清他的面容。碎落一地的暮光渐渐凝聚,沿着少年的小腿向上攀爬,吞噬着罩在少年身上的黑暗。

 

他是——

 

瞳孔清晰地倒映出少年的面容,一如既往地露出爽朗的笑意,本来帅气的面容更加阳光几分。

 

“山山山…山本武?!”

 

“哟,卫宫学姐。”山本武看向我,手中力道却不减分毫,“啊哈哈,一段时间不见,学姐更呆了呢。”

 

大大的“#”冒出额头,“aho武你也知道自己闹失踪时间有点久啊!”

 

“嘛嘛~前辈别生气,毕竟——”

山本武转头,正视自己的父亲,眼中是坚定的战意。

 

“现在可不是畅谈的时候啊!”他说着,顺着突然发难的山本大叔的力道一个转身,长长的刀身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度,复又和菜刀相撞。

 

好厉害的样子!虽然知道山本武是彭格列的雨守,但对他的武力值并不是特别清楚。有看过彭格列的「内部大械斗」是没错啦,但毕竟是家族成员,不会真正下死手。

 

“尽会耍帅……”我才不承认山本武帅我一脸呢!

 

偶然间的一回眸,看见了山本武的正脸,我愣了一下。

 

少年那紧皱的眉头,下撇的嘴角,以及那双被苦涩溢满的眸子。

 

什么啊……露出那样的表情……那样悲伤的表情……

 

是呢,哪怕是山本武…不,任何人,和至亲战斗什么的。

 

心里一定很疼吧,山本武。

 

我握紧了拳头。

 

(笨蛋卫宫!你在干什么啊!)

(还不明白么?明明山本武在为你拖时间啊!)

 

那么……我也……

 

[怎么办才好?]

[Ⅰ:留在原地]

[Ⅱ:去门口]

[Ⅲ:去二楼]

[Ⅳ:回储藏室]


评论

© Fuenneru | Powered by LOFTER